当前位置: > 核心技术 >

参军小伙爱尔眼科全飞秒近视手术现场纪实

  人物:参军小伙黄伟浩

  一年一度的夏季征兵工作已悄然在各社区各街道拉开序幕。黄伟浩,一个18岁的年轻帅气小伙,为了自己的理想,勇于直面所有困难。比如,现在他就正在想办法解决眼前厚厚的近视眼镜。

  “我上初中就开始近视了,平时戴着眼镜也很不方便,今年和家里商量后,决定去参军,但是我的近视度数算中等吧,裸眼视力肯定是不过关的,想来想去还是做手术解决得好。”黄伟浩事先对全飞秒激光近视手术通过在线咨询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因济南爱尔眼科医院多年来在业界拥有极好的口碑,于是小黄一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济南爱尔眼科医院。

  2015年7月7日,黄伟浩到医院接受了专业系统的术前检查,检查得知,他右眼475度近视,150度散光,左眼475度近视,100度散光;右眼角膜厚度为517微米,左眼515微米,医生告诉他可以选择全飞秒激光近视手术。

  术前戴腕带及宣教

  7月12日上午一大早,黄伟浩便在父母的陪同下来到济南爱尔眼科医院二楼屈光专科,这时,宣教室内坐满了今天等待手术的近视朋友。经过一系列的复查和术前准备,10点左右,黄伟浩进入手术准备间。

 

  “洗脸洗手,要洗干净哟,然后用纸巾擦干,手就不能再去摸脸了。”护士轻声交待,黄伟浩却开始有些紧张了,手也不自觉间攥成了拳头。今天,他是18位全飞秒手术者的第二位。

  轮到他时,他牢牢记得术前医生宣教时说的话,一定要配合好,所以尽管很紧张,他也仍然躺在了手术床上。医生也看出了他的紧张,手术过程中不断在他的耳朵轻声安慰,“很好,小伙子你配合得不错……放松……坚持一下……”不一会儿,医生就宣告手术成功,可以离开手术室了。

  全飞秒手术先是用一个特有的模拟角膜凹面接触镜吸附角膜,摒弃了压平锥,不再压平角膜,而是保证角膜在自然生物力学的状态下进行手术,只听机器提示“Ready”、“Suction on”(意:吸附开始),全飞秒手术将正式开始。一个个飞秒点从中心向外扩散,时间仅二十多秒,机器提示“Suction off”(意:吸附结束)后,透镜和小切口便制作好了,接下来便是考验手术医生的时刻,医生必须在显微镜下使用小镊子将透镜取出来,要求医生具备一定的手术技巧。

  当问及手术的感觉时,黄伟浩表示,只感觉眼睛上有东西,有点痒痒的,不痛不涨,十分舒适。他说,“我感觉手术好快哦。”
  黄伟浩的妈妈比较紧张孩子的眼睛,记者采访她为何当初选择全飞秒,她说,“我们就是要给孩子更好的。”或许他们现在只是抱着这样的初衷选择济南爱尔眼科医院、选择全飞秒,还不太清楚全飞秒更终能带给孩子的远大效益,但我们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全家都会为全飞秒所创造的良好且持久稳定的视力所惊喜!